一线|专访甄子丹:没说过封拳退休,不再拍功夫片但还会拍动作片

甄子丹称自己没有说封拳, 一直以来都是报道误解了,不拍功夫片不等于不拍动作片。 大家对于打片的理解可能还不够清晰,功夫片是动作片绝对没错,但动作片不一定是功夫片,动作片可以是喜剧动作、科幻、漫威、警匪等。

腾讯新闻《一线》 作者:三禾

《叶问4》的开场,就是叶问得知自己得了癌症,接下来的剧情,无论是替儿子去美国找学校,还是跟唐人街的武学宗派周旋、跟美国海军军官对擂,都透着一股告别的伤感。

而现实中,甄子丹也跟叶问这个角色告别,并且宣布不再拍功夫片,此举被解读为“甄子丹封拳”。

甄子丹在咏春拳的木桩上写上“再会”二字

但甄子丹反复向《一线》澄清,不拍功夫片不代表“封拳”,自己“引擎还不错,还能继续打”。只是,12年来,他的演绎,让叶问从“李小龙的师傅”成了中国人乃至好莱坞都认识的“中华武术宗师”;反过来,“叶问”成就了他,也绑住了他:“因为它很成功,大家都觉得你就是叶问;但我只是演叶问,我不是叶问,我是甄子丹,甄子丹有很多不一样的面。”

随着叶问的故事落幕,甄子丹终于甩掉了“一代宗师”的包袱,笑称自己“解脱了”。明年,在动作喜剧片《肥龙过江》、好莱坞大制作《花木兰》中,观众都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甄子丹。他也表示,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再创造一个新的IP、新的形象,“能让大家知道甄子丹不只是叶问。”

叶问被认可很感激,但作为一个演员,我必须往前走

《一线》:看您整个状态还是很年轻的,不像是得“封拳”的样子。

甄子丹:我保持得还不错(笑),肯定不是一部全新的车子,跑了这么久了,确实我身上有很多伤,但我的引擎还不错,还能继续打。

也没有说封拳, 一直以来都是报道误解了,不拍功夫片不等于不拍动作片。 大家对于打片的理解可能还不够清晰,功夫片是动作片绝对没错,但动作片不一定是功夫片,动作片可以是喜剧动作、科幻、漫威、警匪……

甄子丹在《新龙门客栈》中饰演的“曹公公”成为很多观众的“童年梦魇”

功夫片是类型很独特的一种电影,首先需要演员用中国功夫来展现一些套路,只有中国文化,中国的情怀、味道才演得出来,这种功夫片我已经拍很多了,我希望《叶问4》是一个非常好的告别的作品。

《一线》:会不会觉得可惜?

甄子丹:不可惜啊,我觉得最美好的东西肯定有告一段落的时候。我一直都希望每一部电影都能挑战一个新的东西,36年前我的第一部电影是喜剧动作,第二部是霹雳舞,一直在演不同的类型,像《杀破狼》《导火线》那一类的大家也很喜欢,后来才演《叶问》。

甄子丹的第一部电影《笑太极》

因为它很成功,大家都觉得你就是叶问;但我只是演叶问,我不是叶问,我是甄子丹,甄子丹有很多不一样的面,所以我觉得《叶问4》是时候say goodbye了。

《一线》:是怀着喜悦的心情还是伤感的心情?

甄子丹:都有,喜悦比较多,因为我终于可以解脱了,这个包袱不要了。我从来没说过我是一代宗师, 我只是演了很多荧幕上的英雄形象,特别是叶问。我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认可,但是作为一个演员,我必须要往前走 。

比如说大家说我演的叶问怎么从来都没有什么表情,因为他就是性格很内向啊,我不可能把他演得七情上脸。但是我也演过孙悟空,演过喜剧动作,去年跟刘德华合作《追龙》演一个毒枭……不同的角色用不同的方法去演绎而已。

《追龙》中的毒枭“跛豪”

但是我的本色……我不知道你看过《吐槽大会》没有,那个才是甄子丹,甄子丹是搞笑的、有一些幽默、比较活泼一点的,我希望能够还原我自己。

《一线》: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?

甄子丹:有啊,其实《叶问4》之后我就不断在拍戏,情人节有一部喜剧动作跟大家见面叫《肥龙过江》;去年在新西兰跟刘亦菲、巩俐、李连杰拍了《花木兰》,当然那只是参与一下,因为我女儿喜欢《花木兰》,她小时候我陪她看《花木兰》看了100多遍;然后还拍了一部时装动作警匪片,跟谢霆锋,这一部是我希望大家看到的甄子丹的另一个形象。

《一线》:所以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,甄子丹廉颇老矣了,想退休了。

甄子丹:不是。我也不希望大家觉得我是为了宣传而胡说八道,这个(不再拍功夫片)绝对是我的心愿,在拍《叶问4》的过程中,我已经有这个想法了。我也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再创造一个新的IP、新的形象,能让大家知道甄子丹不只是叶问。

做好自己的本分,就是在支持年轻人

《一线》:会考虑培养下一代吗?因为现在年轻的优秀的武打演员很少。

甄子丹:我觉得我一直在做这个事情吧,只是没有说开一个学校。你学演技,可以去电影学院;要练武术,有太多的武术平台你可以去学;那甄子丹再开一个武打演员学校,我觉得不是最中用的。我觉得最好的方法是透过拍电影,不管我是演戏,还是导演,还是做监制,给多一点机会给新人。不是说培养不培养,我觉得透过电影跟大家分享,就已经在支持年轻人了。

甄子丹与小武术演员们在一起

《一线》:让大家看到功夫明星是有市场的,是吗?

甄子丹:市场的东西我不敢说了,我都不懂,每天我都在学习。而且现在的市场每天都在变,怎么去发行一部电影,我真的不懂。我只会尽量做好自己的本分,做演员我就演到我的最好,做监制我希望我每一部监制的电影都不错。

《一线》:会像叶问那样,让儿子和女儿来继承父业吗?

甄子丹:就看他们有没有兴趣、有没有这个缘分了。

《一线》:他们现在有对这个感兴趣吗?

甄子丹:我女儿跟儿子,坦白说他们真的蛮有天分的,特别我女儿,你在一些新闻看到她出来唱歌跳舞都有,因为好多的叔叔阿姨会说,你女儿唱歌那么棒,出来表演一下,那就让她出来唱一下。但是没有刻意去让他们发展,因为这条路不好走,很艰难的。

甄子丹一家

华人在好莱坞还是不够平等,但《花木兰》在进步

《一线》:《叶问》这12年和您自己的这12年有没有一个互相映照、一起成长的过程?

甄子丹:一起老了。12年前打造第一部的时候,我小儿子刚刚出生;上个礼拜香港首映的时候,他刚刚度过12岁生日。这12年来变化太多了,无论是整个电影行业的变化,还是我们自己的转变,我都很感恩,因为这就是人生,每天都会在转变。

《一线》: 《叶问4》里讲到东西方文化的冲突、华人在美国受到歧视,现实中您在好莱坞感受到的冲突,比那时候有改善吗?

甄子丹:肯定现在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。其实片子里面展现的华人在外地生活的问题跟艰苦,只是冰山一角而已,现实中,哇,惨多了。我拍戏的时候就会不断跟导演讲,华人在唐人街是怎么样怎么样,片子里面已经是很温柔的表达了 。

《一线》:您自己的经历也比电影中的还要惨吗?

甄子丹:自己的经历 肯定不是一模一样,但是你说有没有被歧视,肯定有了,怎么会没有呢?你问问李连杰,问问成龙,问问所有拍过外国片的演员,肯定有。

年轻时的甄子丹与李连杰

就算今天咱们中国电影市场在世界上占了那么大的地位,但是你们看看华人在美国扮演的角色,还是不够平等。同样的演技、才艺,换了你是白人,会有更多的机会。

《一线》:《花木兰》算不算一次扭转?

甄子丹:好很多。目前为止,我觉得《花木兰》对于我们中国文化的展现,是除了《卧虎藏龙》之外最好的。

这么比较其实不是很合适,因为《卧虎藏龙》是李安导演,李安是中国人,对中国文化比较了解。《花木兰》终归是外国导演导的,但是我觉得他们已经很努力很用心地去还原咱们中国的文化,很尊重我们中国的文化,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,我觉得必须要表扬的。

《一线》:除了中外冲突,《叶问4》里各个中华武术流派之间也有冲突, 就像现实中大家也会拿您和李连杰、成龙他们做比较,借叶问的问题问您:武术的精神到底是什么?

甄子丹:我觉得武术的圈子也好,任何圈子也好,都会有一个江湖。江湖就是这样子,大家的意见一定会有不一样,问题是你怎么去做人、你怎么去处事,我们希望透过《叶问》能够传达出这样的信息。